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地铁里暴露女友
地铁里暴露女友
有一晚,我的板界朋友向我埋怨我一直没有带女友阿灵出去见他们。於
是我们便约好星期六晚,大家带同各自的女友,到板友肥赵家楼下那个公园踩板,
然后累了就再上他的家去玩。可能因为是第一次见我板界的朋友吧,阿灵显得有
点紧张,不断询问我当晚该穿什么出席。要穿得像板女般的宽阔衣裳,还是平常
出街的服饰?我说:「你自己决定吧。」就在当晚十一时,我在阿灵的楼下等她。
  当她出现时我真是呆住了,她穿得很有性格,亦颇性感,至少我从未看过她
这个配搭。那是一条墨绿色的裙子,比迷你裙长一点点,配合着一双黑色的丝袜。
而上身则是一件剪裁很特别的红色宽衣,挺大件的,而领口位亦很低。她笑着对
我说:「我故意迎合你们这些板仔穿Oversize的嘛。」那时我跟阿灵一
起已近半年了,感情好得无法言喻。闲时我亦会玩弄她的私处,而她亦会替我打
手枪和口交。不过我们就是仍未发生性行为。有时在街上我亦会当众吃她豆腐,
而她也不介意。例如在当晚往肥赵家的途中,那地铁车厢内,就发生了一件较有
趣的吃豆腐事件。
  话说当时已十一时半左右,我和阿灵乘地铁往肥赵的家里去。肥赵的家在较
偏远的车站,加上当时已入夜和我们坐在最前头的第一卡车厢。故周遭除了我俩
就只剩两个年纪相若的男生。当离终点还有三个站时,就突然有一对也是十七、
八岁的男女走了进来,坐在我和阿灵的对面。那男的好像喝醉了酒,一直大声叫
嚷,使我有点反感。我看看他的女友,染了一头金发,外貌有点美人胚子的感觉,
而奶子也不小,但当然我觉得都不及阿灵。那个像喝醉了酒的混球突然叫我:
「喂!」我当然不加理会了,装作听而不闻。怎料他再叫我:「我叫你呀没胆鬼,
有种就跟我做同样的事情!」接着他便突然伸手往他女友的奶子上摸,大力的挤
弄着。我和阿灵,还有另外那两个青年都看突了眼。而那女的感到尴尬想躲,却
被他的男友喝骂,於是便含着泪的低下了头默默承受。那男的真的喝醉了酒,胡
说八道了几句,就再问:「不敢吗混蛋?」事实上讲句老实说话,我自两年前开
始便开始读胡大的] 了。那喜欢暴露和当众欺负女友的心态一直给胡大潜移物化。
  故我常希望在别人前玩弄女友的躯体,让别人心痒难耐也好。不过跟胡大不
同的,是我绝不会给别人干自己女友的小穴,可能因为我佔有欲太强吧。
  故此我见四周只有数个年纪相约的同辈,便鼓起勇气,回了一句:「你老x
才不敢。」便伸手隔着衣衫搓弄着阿灵的奶子。阿灵立即捉实我的手,轻轻叫了
一声:「喂!」我也轻声地说:「关乎面子呢老婆。」听后阿灵便也乖乖的尴尬
地低下头任我玩弄,而这亦是我一直迷恋阿灵的原因了,因为她实在对我太千依
百顺。而那男的看见我竟真的搓揉着阿灵的大奶,他便立即目定口呆。之后他好
像霎时间突然清醒了一样,冷静下来。他又低着头,间中也有偷望阿灵一两眼。
  最后到站了,我突然生了一个邪念,就唤他:「喂,傻子。」他听见我的呼
唤后便抬起头望我,同时,我亦迅速地突然掀起阿灵的衣衫,使她当众在四个陌
生人前露出那个黑色的喱士奶罩。他们四人,由其是当中的三个男生望着阿灵的
33C大奶呆住了。阿灵尖叫了一声后便立即拉低自己的衣裳,再拖着我的手急
急离开车厢。甫步出车厢门口,阿灵立即气愤的跟我说:「你疯了吗!」我嬉皮
笑脸地回答:「不是呀,只是想暴露一下你。」
  阿灵涨红了脸,说:「衰人啊……下次不可这样呢!」(所以说,女人真易
哄。)
【完】